必威体育betwayAPP日本核灾难的揭黑英雄_尚文频道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2018-12-19

  福岛核灾难发生后,日本经济产业省闲职官员古贺茂明推出《日本中枢崩溃》一书,将自己在日本能源政策制定实践中亲历的肮脏做法公之于众。古贺茂明成为核灾难后的“另类英雄”,后来屡遭不公对待。

古贺茂明是日本经济产业省的闲职官员

  古贺茂明是日本经济产业省的闲职官员,近日他接到该省官房长立冈恒良的一封邮件,上面写道:“枝野大臣让我快点办理你辞职的手续。”

  古贺被逼无奈,只好在9月26日提出辞呈。但新任大臣枝野幸男在记者会上却说:“这不是应该由我来直接对应的人事问题。这样的事情应该由副大臣以下的人员来处理。”于是古贺表示要把辞呈撤回,让枝野大臣重新作出判断。

  不仅新上任的枝野大臣要古贺茂明辞职,在海江田万里任经济产业省大臣时,也在2011年6月,通过事务副大臣松永文夫给古贺茂明传话,要求他在7月15号之前交出辞呈,但遭古贺拒绝。

  古贺不仅在官厅里日子不好过,家里也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有一天回家,他发现家门口躺着一只满身流血的果子狸的尸体。他家所在的街道满街灯火通明,只有他一家停电……

  这位普通官僚,为什么招了这么多的怨恨?经济产业省为什么一定要把他赶出大门?那些无声的恫吓,又来自何方?看看这个倔强的日本人走过的道路,你或许能够得出答案。

  一本震撼全日本的畅销书

  2011年5月,一本叫做《日本中枢的崩溃》的书在日本引起轰动。虽然属于严肃书籍,但自推出后,一直稳居日本亚马逊的畅销书榜前100位,已售出超过38万册。

  作者在书中严厉批判了日本政、官、商互相勾结的利权结构,认为现在日本的官僚,只为所在的官僚机关服务,不为国民尽力。他们构成一个强大的惰性结构和利益同盟,将政治家和大企业包容其中,闭眼不看外界的发展,置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于度外。

  书中指出,这次大震灾引起一系列事故和事件,是经济产业省下属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和东京电力沆瀣一气引起的“人灾”,而民主党政权对事故的极力隐瞒和束手无策,暴露了它的无能和腐败。

  现行的公务员制度再不改革,日本将象福岛核电站“炉心融化”一样,发生“中枢崩溃”。然而民主党不仅不推进公务员制度改革,反而倒行逆施,阻碍改革。

  更有甚者,民主党政治家和官僚不仅不积极救灾重建,许多人还将这次大灾难当作期盼已久的“大好时机”——可以借机增税、摆脱媒体及在野党追究外国人献金等问题。

  作者曾读过一位负责对应媒体的副大臣的笔记,上面兴高采烈地写道:“这一定会成为历史性的一页!”

  该书将官商们讳莫如深的内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使全日本震惊,也开罪了这个无所不在的巨大系统。

  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古贺茂明。

  核灾暴露出日本核电“人灾结构”

  古贺茂明揭露出的日本“人灾结构”由来已久。

  在日本,负责监督原子能安全的安全保安院,是经济产业省的直属机构。推进原子能发电的组织与安全监督组织并未相互独立。它们和东京电力等电力公司,以及核电站推进派政治家、学者组成了一个利益共享的“原子能村”。

  从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可以看出,这个“原子能村”是一种互相包庇、掩盖,有福同享、有难共逃的共谋体制。

  据日本共产党众议院议员盐川铁也调查,东京电力的副社长席位成了监督官署经济产业省退休和退职干部的“指定席”。迄今经济产业省的“两退”干部,到10家电力公司再就职者共计45人,包括:东北电力、九州电力各6人;北海道电力、东京电力、北陆电力、关西电力各5人;冲绳电力4人;中部电力、中国(日本一地区名)电力、四国电力各3人。

  这些电力公司都与核能源发电有关。今年1月从经济产业省能源厅长官位置上退下的石田彻经过民主党政权的批准,到东京电力任顾问。

  经济产业省官僚在关西电力再就职的升官图如下:原通商产业省公益事业局长原井上保(顾问→董事→常务→副社长);原资源能源厅长官柴田益男(顾问→专务→副社长;原中小企业厅长官长田英机(顾问→董事→常务→副社长)……

  在45人中,现在还在电力公司在职的原经济产业省官僚,除了前面提到的原资源能源厅长官石田彻任东电顾问以外,还有关西电力的迎阳一、北海道电力的山田范保、北陆电力的荒井行雄三位常务,四国电力的中村进、冲绳电力的远藤正利两位董事共6人。

  在这种官商勾结结构下,经济产业省对核电力公司的安全监督必然会松懈而暧昧,因为电力企业不愿意投资没有利润,只有成本的安全设施;作为利益共享方的经产省和核电站推进派政治家,自然对东电言听计从。

  缺乏安全措施,多次隐瞒事故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事务局原副局长、瑞士人博尔诺•贝扬近日表示,过去就指出过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缺陷,但他们完全没有进行改进,让他非常愤怒。

  他说,与福岛第一核电站同类型的瑞士Muhleberg核电站采取汲取地下水,或者在核电站附近设置贮水池等双重冷却设备;预备电线有很多条;容纳反应堆的厂房都安装有强韧的第二屋顶,还有防御氢爆炸的设置。

  这些都是基本常识,只需一点点钱就能做到,其他国家也都采取了这样的措施,但福岛第一核电站却完全没有采用。贝扬2008年对东电指出,福岛核电站的海啸对策不充分,但东电仍然什么都不做。

  另据《产经新闻》报道,早在2007年的IAEA会议上,就指出福岛核电站的地震与海啸受害预防措施不充分,东电方面也作出要“强化自然灾害对策”的保证。

  但在东日本大震中,可以发现东电在设置供电线沟等基本的海啸对策上,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负责安全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对IAEA的多次警告也置若罔闻。

  这正是日本这次核危机在组织构造上的原因。东电敢无视IAEA的多次劝告和警告,就是因为政府中有后台和靠山。

  这种利权共享的“原子能村”结构,早就埋下了福岛核电站危机的种子。

  1988年末,福岛第二核电站3号机组的冷却水再循环泵内,掉入脱落的螺丝和垫圈,共响起3次警报声,东京电力一直隐瞒事故事实。

  直到1989年1月6日,异常警报再次响起,才向福岛县政府报告。当时的县知事佐藤荣久佐大怒,痛批东电的隐蔽体制。

  2000年,有东电职员内部告发说,东电长年隐瞒设备检查纪录,连支撑核反应堆炉心重要零件的损伤都隐匿不报,但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没有到现场调查,只是把事情通报东电,让后者自行调查。

  东电后来回答:调查过了,没这回事。直到2002年8月29日,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才将此事电传通知福岛县。

  批评东电的福岛县长获刑

  佐藤荣久佐对政府时隔两年之后,才通知如此重大事件再感震怒,认为“国家和东电是一丘之貉”。他对将使用过的核燃料进行再生处理的计划提出异议和批判,抨击没有任何监察功能的原子能推进体制,很难保证核电安全。

  后来因为事故被发现,福岛县两个核电站的17座反应堆停机检查。到了2005年,佐藤荣久佐仍不准开机发电,由此遭到日本某媒体点名批判,不得不在同年7月允许再发电。

  但佐藤知事仍强烈要求国家和东电“确保包括事故信息在内的信息透明性”、“确保地方对与安全具有直接关系的原子能行政的权限”。

  2006年10月23日,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下令逮捕佐藤荣佐久,理由是他通过家族成员收受贿赂。

  据检方指控,从2004年起,betway必威,佐藤荣佐久利用弟弟佐藤佑二开设的公司收贿,在一系列地方土地拍卖活动中,通过内线交易帮助行贿方水谷建设公司中标,已构成渎职罪。

  2006年9月25日,佐藤佑二首先被捕。27日,佐藤荣佐久被迫辞职。2008年8月,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决佐藤荣佐久有期徒刑3年、缓期执行5年;2009年10月,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判决佐藤有期徒刑2年、缓期执行4年。

  佐藤在判决后的记者会上表示,这是检察罗织的事件,他将上诉。但此后对日本政府以及东电原子能政策的批判也偃旗息鼓。

  今年3月核灾难的起因虽是地震,它暴露出的日本原子能发电在技术上和组织上的缺陷,却可以说明这场灾难中有很大的人为因素,特别是推进原子能发电计划的资源能源厅与负责安全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现场发电的东电三方勾结的“原子能村”,构成没有任何监察功能的原子能推进体制,这也许是灾难的最根本原因。

  而民主党政权也完全被包括在这种“利权结构”中。古贺茂明在书中指出:“东电是在日本经济界具有绝对力量的日本最大的利益分配企业,它和其他的电力企业一起,几乎把自民党所有重要政治家纳入其影响力之下。

  “它相信,如果动员全国电力相关劳动工会总联合会(日本劳动工会总联合会是民主党最大的支援团体),民主党也会言听计从。电力关联劳动工会总联合会前会长笹清,就是菅直人内阁的顾问。东京电力还以巨额广告费确立了对电视和报纸的主宰,在学界也通过直接和间接学术研究支援,具有绝对的影响力。”

  为行政改革三起三落

  古贺茂明于1955年出生于日本长崎,后移居东京,bet8app注册平台,毕业于名校麻布初中、高中,后考入东京大学法学系。

  他不喜欢东京大学古板的学风,中途出国留学两年。1980年东京大学毕业后,他考入通产省(现在的经济产业省),历任大臣官房会计课法令审查委员和经济产业政策科长等职,必威下载,但由于坚持推行行政改革政策,和当时的事务副大臣意见相左,2005年被调任中小企业厅。

  2006年,具有改革精神的政治家渡边喜美出任安倍晋三内阁的行政和规制改革大臣,他早就听说过坚持推进行政改革而遭冷遇的古贺,便热情邀请古贺担任他的辅佐官。当时古贺正患胃癌,无法赴任,便把自己信任的同僚和部下推荐给渡边。

  他的做法引起保守的经济产业省上层极其不满。2007年,他被踢出经济产业省,谪贬到独立行政法人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

  2008年福田康夫内阁成立后,担任行政与规制改革大臣的渡边喜美不顾首相反对,将古贺提拔为设置在内阁官房的国家公务员制度改革推进本部事务局审议官。

  古贺那时有一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感觉,在渡边领导下积极推进公务员制度改革,参与起草有关法律。他的行动更加引起官僚体制核心人物的痛恨。

  2008年8月1日福田内阁重组,渡边喜美被迫退任。日本官厅街霞关的守旧派们欢欣鼓舞,古贺再成为他们的众矢之的,中伤诽谤他的彩色传单在官厅街到处流传,使他当时有一种被流放到荒岛的感觉。

  民主党打着“改革”的大旗获得了政权,但很快就成了官僚的俘虏,就任行政刷新大臣的仙谷由人,开始时似乎很有进行公务员制度改革的热情,古贺心里也重新燃起希望。

  但仙谷很快就屈服于守旧官僚的压力,将包括古贺在内的公务员制度改革事务局干部全部轮换,古贺只好重回经济产业省。迄今已经一年多过去,他仍然没有被安排工作,最近来自大臣的辞职劝告和辞职令更是接踵而来。

  “3•11”大地震彻底暴露了日本政官制度的腐败与无能,古贺面对将要像福岛原子炉发生“炉心融化”一样发生“中枢崩溃”的日本,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几乎是“泣尽继以血”,写下了震聋发聩的《日本中枢崩溃》,而等待他的将是更加严酷的人生。

相关的主题文章: